2018年税季小结: 兼谈加拿大税收政策的公平与效率

作者: 孙砚泓 John  注册会计师

(2018年6月6日首发于Oakville地产投资微信群)

现在是2018年6月,加拿大人申报2017年所得税的季节基本已经结束了。在去年对2016年报税的总结中,我对某个报税软件的使用经历做了一下总结,比较务实。今年的小结,我来点务虚, 对2017年和过去一两年来,加拿大一些税务政策的变化做一下点评。

这几个税收政策是:

第一,对纳税人的学费税务补贴(Tuition,Education and Textbook Credit)的改变。以前,联邦政府和省政府都对纳税人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学习中所花的学费和时间,按月份数,给予一定的税务补贴 (学费和教育补贴),同时还有课本补贴。可是,从2017年起,联邦政府只对学费进行补贴。取消了以前的教育补贴和课本补贴。而省政府,从2017年9月1号开始,所有跟学费相关的补贴,全部停止。政府减少或者取消这些补贴的逻辑是,会加大对低收入家庭孩子的学费贷款,或者进行完全的学费减免,这样,由政府(部分)出钱的话,就不需要补贴了。而自己付得起的,就不能享有以前那么多的税务补贴。

第二,2017年,政府取消了对一般家庭的65岁以上老人赡养补贴(Caregiver Amount),  除非老人有医疗证明确实行动不便或心智缺失。理由是政府已经有针对低收入老人的福利补贴,而一般家庭就无需此补贴了。

第三,一般家庭以前按月按小孩的年龄与数量,不管收入多少,统一收到的儿童补贴 (Universal Child Care Benefit),从2016年7月1号开始,也被取消了。相应的,政府增加了对低收入家庭的小孩子的儿童福利(Canada Child Benefit),俗称牛奶金。这样,低收入家庭,最多一个小孩可以每月领到$600多加元。而中产或者有较高收入家庭的牛奶金,金额会逐步变少,直至为零。

追本溯源,税收的产生与设置主要从效率和公平两个方面的考虑。 其效率的考量,主要是集中财力,处理公共事务,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包括建造道路桥梁,维护高效的政府职能部门,保障健全公正的司法体系,支持国防外交开支等等。很显然,由某个或者部分纳税人,来承担或者从事这些所有的开支和安排都是不切实际的。这一点比较容易理解。但是更进一步,税收政策对所有纳税人劳动创业积极性的调节,也是税收政策有效性的重要体现,后面就此有更多的讨论。

税收存在的另外一面,就是公平。这里的公平是指的是公正与平权。鉴于低收入人士的状况通常是源于身体或历史上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他们自身无法控制或者改变,但他们也有生存权和生活权,他们的小孩也有受教育权。所以,在纳税过程中,低收入的人群少交税或者不交税,而同时,却给他们发放福利,让他们也有一定的生活水准保障,同时他们的小孩得到应有的教育。这样,低收入人群,中产阶级和富有阶层都能够和谐相处,社会才能处于一种稳定。另外一种解释,只有低收入的人群也能够过上有一定水准的生活,那么中产阶级和富人阶层,才能够过上安稳太平的日子。

在实际税收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中,经常会出现左倾或者右倾。左的税务政策,考虑到更多的是开放,包容,兼济和鼓励。而右的税务政策,考虑的更多的是保守,稳健,实在与效率。针对上面的公正和平权角度,税收政策从一开始就具有左的属性,因为低收入人群,不缴或者缴纳很少的税,而同时享受较多的福利。

但是,税收政策的调节效率,也是十分重要的。它应该能够,确保低收入人群有一定生活水准的同时,鼓励全社会,积极进取,去劳动,去不断提高自身技能,创造更多的财富。尤其是对中产阶级产生积极的引导作用,通过相应的税务调节,对他们相应的努力给予认可和鼓励。比如上面提到的高等教育学费补贴,纳税人有了更多的技能和知识,提高了自身收入的同时,也会缴纳更多的税款。反之,如果政府不能有效的引导与调节税收和福利的平衡,只是为了选票需要,片面强调对低收入阶层的救济,中产阶级就会很容易向低收入阶层转变,因为这种转变也实在是太容易了,只要一个“懒”字就可以实现,或者是少报甚至瞒报应纳税收入,以享受福利。这就是税收政策的极左倾向,它只考虑到低收入人群的福利,而忽略了对整个社会劳动创业的鼓励和促进,结果会导致整个纳税税基的减少,整个国家可分配的面包越来越少,最后出现财政赤字,只能吃子孙后代的面包,甚至破产。从目前一些欧洲国家的情况来看,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前面开始部分提到的税务政策变化,以及目前安省在巨额赤字情形下,仍然试点全民最低收入和准备导入免费托儿服务的做法,都说明目前加拿大的税务政策,有往极左方向发展的倾向,不利于对加拿大中产阶级努力作为的肯定与鼓励,不利于整个国家的长远利益。作为我们纳税人,只能希望当政者,能够权衡左右的利弊,制定合适,公平而有效的税收政策,提高全体纳税人的长期福祉。

这不,明天就是安省省选的日子。省选的结果,由于不同政党政策取向的明显差异,必然会对安省的税收政策和长期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很大影响,让我们拭目以待。等待什么?等待投票的结果。等待谁投票的结果?是拥有投票权的我们,如果我们不放弃我们的投票权的话!

Leave a Reply